禁止故意构成破坏的行为的法庭临时禁制令
客服热线 : 400-111-3883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所在页面:亿博电竞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郭梓宁总裁揭秘奥园商业基因
日期:2020-08-20

      初次接触郭梓宁总裁,他是一位善于交流、低调务实的广东企业家

      郭梓宁总裁邀请我们吃午餐,作为一位忙碌的企业负责人,如此安排,也是意外惊喜,因为此前约了几次采访,皆因为临时工作安排而取消。作为中国奥园集团党委书记、总裁,忙碌是他的常态。

      临近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中国奥园总部以后,首先去参观了品牌馆,过程大约半小时。展厅占地面积大约2500平方米,记录了中国奥园24年发展过程中的许多重要时刻,当中用大篇幅浓墨重彩地介绍党建与扶贫成绩,这也是中国奥园的特色所在。

      “不好意思,因为宁哥还没有开完会。”负责接待工作的是中国奥园集团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戴远程,他于2018年3月离开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经历从乙方到甲方的转变,约一年前加盟中国奥园。

      在今年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戴远程以奥园集团支援防疫前线临时党支部负责人的身份,统筹组织了一系列抗疫公益活动。企业社会责任,是郭梓宁总裁十分看重的一点。

      以广州番禺为起点,中国奥园这几年的发展速度有目共睹。2019年,中国奥园地产板块合同销售规模突破千亿,同比增长约29%,稳居全国地产销售三十强,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除了抓住行业形势红利,企业自身在战略、管理上的突破也是规模快速增长的重要因素。“2015年开始,为了配合公司整体的发展需要,中国奥园陆续从标杆企业招来不少人才。当年,奥园商业地产集团设立,我亲自抓投资、发展和开发运营。”回顾来时的路,郭梓宁总裁如是说道。

      “不占用原有的人才、资源、土地,新成立一个集团,从零开始。

从零开始

      12点之后,我们在大楼9层一间单独的厢房内见到郭梓宁总裁本人,他跟我们一一握手后,安排大家落座,第一道菜冬瓜盅随即被端到每一个人面前。

      5年之前,国内商业地产市场面临重大转折,最标志性的事件是王健林的万达广场开始尝试轻资产模式,由第三方出资而万达则输出品牌。

      业内出现轻重模式之争,郭梓宁总裁看到有玩家向轻资产转型,他认为这是中国奥园可以切入的机遇。

      随即,中国奥园从同行吸纳了一批成熟的管理人员,当中就包括张俊,现任中国奥园集团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奥园商业地产集团总裁。

      “2015年开始我们拿下了几个大的商业项目,包括珠海奥园广场。”郭梓宁总裁回忆,这个项目前身是一个工业厂房,属于旧厂改造。因此,这个项目亦为中国奥园日后规模化拓展城市更新奠定了基础。

      “项目在市面上流转了好几年,转了好多手,珠海很多发展商都不敢做……最后有朋友推荐给了我。”2012年中国奥园旗下第一个Shopping Mall广州番禺奥园广场开业,效果很不错,所以他比较有信心。

      当时,奥园商业地产集团有两位总裁,一位负责购物中心的营运,张俊作为营运总裁,管理开发。

      “我们全力将珠海项目做好,一炮打响。”郭梓宁总裁说,项目4月份拿地,5月份动工:“10月份推售第一期商铺,11月住宅也开卖了。”

      据了解,中国奥园地产板块主要由奥园地产集团、奥园商业地产集团及奥园国际投资集团组成。其中,国际投资集团主要负责在中国内地之外的地区开发项目。

      奥园地产集团承载了中国奥园二十多年来地产开发资源和经验,所开发的项目屡获殊荣。商业地产集团通过五年的快速发展,已进入中国商业地产前列。现两大集团体量接近,它们是平行的,郭梓宁总裁用“比翼齐飞”来形容两个地产板块二级集团的状态。他认为,正是由于这种内部协同及赛马机制,令中国奥园在过去几年内实现快速发展。

      中国奥园于2017年提出第二个三年计划后开始规模扩张,这一经营策略很好地体现在了销售数据上,2016至2018年中国奥园合同销售金额年复合增长率达到89%。而在普遍认为大环境艰难的2019年,中国奥园地产主业突破千亿关口,并最终实现接近30%的增长。

      “商业地产集团成立的第一年就已经实现了50亿的销售业绩,那时候整个中国奥园的业绩大约151个亿多一点。”郭梓宁总裁称:“然后第二年翻一番达到100亿,第三年2017年又翻一番到200亿,2018年达到400亿。”资料显示,中国奥园地产板块2018年全年录得合同销售人民币912.8亿元。 

      目前,中国奥园以房地产开发为核心主业,纵向发展商业、健康、科技、文旅、金融、跨境电商、城市更新等相关产业板块。2019年,中国奥园整体销售额实现1330.6亿元。中国奥园在2007年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旗下奥园健康生活集团在2019年3月也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今年上半年,中国奥园收购国内A股上市公司京汉股份,健康生活集团收购了乐生活,持续扩大业务规模。 

      自1996年参与筹建中国奥园集团(前身为金业集团),郭梓宁总裁一直负责集团的管理工作。他有着一颗强烈的事业心,这几年来随着公司经营策略的变化而显山露水。

 

请叫我“宁哥”

      初次接触郭梓宁总裁,不难发现,他是个善于交流、低调务实的企业家。一直以来,无论政府领导拜会、商业洽谈,他也都喜欢亲自接待。

      “推进旧改项目,不管是村长还是村民要见我,没有问题,请他过来沟通一下。”郭梓宁总裁表示:“我亲自去也可以。”在他看来,亲自沟通才能给村民带来信任感。

      郭梓宁总裁散发着一种务实的精神,他说自己充分信任、尊重职业经理人的专业精神,但也提醒个别管理层要眼光向下,更主动地去理解基层的工作:“在跟村委、街道交流的时候,要尊重他们,要了解他们。”

      郭梓宁总裁就是从基层起家的,作为千亿级综合型跨国企业集团总裁,专访当天他穿着白衣休闲衬衫,总是以更接地气的状态去接触旁人,就像他的“外号”一样。

      “大家都叫我宁哥”,郭梓宁总裁介绍,相比起郭总,“宁哥”是一个让人更有亲近感的称呼。

      更难得的是,忙碌的工作,并不妨碍他对学术成就的追求。2015年至2016年期间他师承北京大学闫雨博导参与博士后项目课题研究,从开展专题讲座、论坛学术交流、课题研究,到校企党建共建、战略合作等各方面,推进校企合作不断创新与深化,并于2015年完成了《奥园集团县域商业综合体开发运营策略》博士论文。2017年他被聘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校外导师。

      2018年,郭梓宁总裁还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董志勇院长签订产学研全面战略合作,北京大学郝平校长向他颁发了“北京大学教育贡献奖”。

      2019年6月,郭梓宁总裁在北大访学一年期满,撰写的论文《县域商业综合体对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促进作用》获导师孙祁祥教授推荐,发表在北大校刊。同年,他获聘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

      记者留意到,就在今年7月1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官网挂出了“奥园博士后”项目申请公告。这意味着“奥园博士后”项目正式启动。

      对于学习这件事,郭梓宁总裁曾表示,学习要结合工作实际,同时希望能对学术研究和社会发展有帮助。

      据了解,郭梓宁总裁的硕士论文主题是复合地产,博士论文是县域综合体,博士后论文是跨境电商。

      郭梓宁总裁已成为一个高学历的企业负责人、一个品牌窗口,以嫁接教育资源,最终反哺公司具体业务。目前,中国奥园集团亦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保持合作关系。

      郭梓宁总裁透露,近期他在酝酿筹备一个教育集团,专门负责教育板块。他强调这能形成产业优势:“现在旧村改造里面,每个村都有小学甚至初中的规划需求,我们把这些(教学)资源引入,村民会很高兴。”

 

党建、旧改与县域

      我们决定将党建部分单独拿出来聊聊。

      曾任国企高管的郭梓宁总裁是一名老党员,他也非常支持在公司内部贯彻党建文化。全国范围内的大型民营企业,要说将党建坚持做好的,中国奥园算是排在最前列的一家。

      中国奥园集团的党建功夫铺开得很彻底,自企业成立之初就成立了党支部,始终热心党建工作。早在2011年,奥园集团党委成立,就创新性地提出“将支部建在工地上、楼宇里、商场中”,目前已取得“五个第一”:奥园集团党委,是广州市番禺区第一家非公企业党委;奥园集团纪委,是广州市第一批非公企业纪委;番禺奥园社区党委,是广东省第一家以非公企业为主体的社区党委;2014年起成立多个工地临时党支部,是广东省第一家开发商、施工单位、监理公司、驻地党组织等联合建立的工地基层党组织;奥园广场商圈党委,则是广州市番禺区第一家商圈联合党委。

      中国奥园还在旧改项目里建立临时党支部,这在行业中也并不多见,也足见中国奥园对城市更新领域的重视。

      2020年中报显示,中国奥园拥有逾50个不同阶段的城市更新项目,预计额外贡献可售资源约6587亿元,其中粤港澳大湾区占95%。目前,中国奥园已实现旧城、旧村、旧厂“三旧”改造全覆盖,拥有整村改造复建回迁和多个旧改项目建成开业成功案例,获评“2020年中国房地产城市更新十强”。

      谈及此,郭梓宁总裁提到扶贫,中国奥园在旧村改造前期,会先以“万企帮万村”作为切入点,通过“党建共建”与村建立帮扶关系,听取村民的心声,“如果需要投入学校、医院、养老这些,我们也有能力投。”

      获取项目之后,中国奥园最普遍的做法就是联合村社设立村民监事小组,定期沟通返村物业建设情况。

      另一方面,以奥园商业地产集团布局在全国各地县城的县域商业综合体为例,在郭梓宁总裁个人的想法里,扶贫应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力量共同参与,以改善社会生产生活环境,培养扶贫对象的自我发展能力为导向,通过强化扶贫产业支撑,以产业带动县域等欠发达区域经济发展,把发展作为解决贫困的根本途径。

      而县域商业综合体则是能满足欠发达县城招商引资、产业导入需求的产品线,主要瞄准市场尚未完全成熟的三四五线县城。就国内现时的城镇化水平来看,这批城市仍有很大增长空间,品牌房企很容易提升在当地的市场占有率。

      目前,中国奥园在贵州威宁,广东五华、蕉岭、大埔,江西宁都、广西浦北等30多个贫困县、人口大县开发大型县域商业综合体。

      “商业地产还是很受政府欢迎的”,以五华奥园广场为例,作为县域招商引资项目,项目备受当地政府重视。

      “奥园广场县域综合体,可以极大地带动和促进县域经济发展和创业就业。”郭梓宁总裁列出数据,一个奥园广场平均一年直接营业额10-20亿元,平均一年能创造税收5000万-1亿元,带动近千家中小创业企业,并提供3000个以上就业岗位。

      至于未来,还有机会继续引进产业,进一步开发当地旅游和农业资源。

      “不是卖完楼就走人,而是持续造血输血。”这也是为什么当地政府选择跟中国奥园合作的原因。

      我们随即问起中国奥园此前发生的总部搬迁事宜——去年,中国奥园宣布将总部迁到番禺万博商务区,搬进最新建成的奥园国际中心。与此同时,中国奥园地产板块之一的奥园地产集团部分职能中心搬至深圳,以更好地开拓和承接炙手可热的大湾区市场。随即有市场声音将其理解为,中国奥园将整体搬去深圳。

      “整个事情都被误解了。”郭梓宁总裁立刻澄清,他强调中国奥园是在广州诞生和成长起来的企业,总部肯定扎根在广州。“中国奥园总部包括集团董事会、党委会及旗下商业地产、健康、科技、文旅、跨境电商、城市更新、金融等业务集团总部都在广州,我也在广州办公。”